<form id="x9n9d"><th id="x9n9d"><th id="x9n9d"></th></th></form>

                <address id="x9n9d"></address>

                <noframes id="x9n9d">
                <form id="x9n9d"></form><address id="x9n9d"></address>

                中國干細胞產業化之路仍處探索階段


                    近年來,干細胞用于臨床醫治已經頗見成效。但與科研領域的如火如荼相比,市面上卻鮮見干細胞產品問世,中國干細胞的產業化之路仍然處在探索階段,看似前途充滿曙光,但依然阻力重重。審批復雜、國外類似產品缺乏、效果難明……在干細胞產品大規模上市的路上,依然存在重重阻礙需要克服。干細胞醫治正在迎來新的高峰期。      

                    日前,解放軍307醫院宣布,經過16個月的術后觀察,由全軍造血干細胞研究所所長、該院造血干細胞移植科主任陳虎領銜的團隊,率先開展的世界首例胎盤造血干細胞聯合臍帶血造血干細胞移植醫治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獲得成功。

                   2013年12月30日,河北遷安一位9歲女童患再生障礙性貧血入院醫治。2014年3月14日,在征得患者父母同意后,307醫院從女童新誕生的妹妹胎盤中提取造血干細胞聯合臍帶造血干細胞進行移植醫治,患兒康復出院。

                   近年來,干細胞用于臨床醫治已經頗見成效。但與科研領域的如火如荼相比,市面上卻鮮見干細胞產品問世,中國干細胞的產業化之路仍然處在探索階段,看似前途充滿曙光,但依然阻力重重。 

                    審批復雜、國外類似產品缺乏、效果難明……在干細胞產品大規模上市的路上,依然存在重重阻礙需要克服。      國外相關產品未成規模:2001年4月18日,剛剛出生的嬰兒季依忱的臍血被存放進天津臍血干細胞庫-196℃的液態氮中,標志著我國頭一家自體存儲者的臍血干細胞庫開始運行。此后,中國干細胞產業大幕掀開,與干細胞醫治相關的公司一度成為股市熱捧的對象。      

                    在長達10余年的時間里,圍繞干細胞,國內外逐漸形成了上、中、下游的產業鏈。其中,上游主要是干細胞的采集及存儲業務,中游是干細胞技術研發,下游是干細胞移植及醫治。將近15年后,干細胞的上、中游已經具備一定規模。新生兒的臍帶血存儲業務在各大醫院被廣泛介紹,日漸得到認可。但對下游的產品而言,目前國內還鮮有成型產品問世,國際上干細胞藥品已經有一些獲準上市,前景也并不太樂觀。

                   在首屆全國組織修復與再生醫學大會上,軍事醫學科學院全軍干細胞與再生醫學重點實驗室主任裴雪濤向記者介紹,在美國,位于哥倫比亞的奧西里斯診療公司(Osiris)是世界上比較知名的干細胞產品研發公司。2010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以孤兒藥的方式核準Osiris公司研發的干細胞療法藥生物Prochymal用于Ⅰ型糖尿病的醫治。2012年,加拿大衛生部通過了Prochymal產品的上市批準,用于醫治兒童移植物抗宿主?。℅VHD),“但同時給出的附加條件是,上市后仍需進一步實驗”。而Prochymal也成為世界首獲批上市的人造干細胞藥生物。

                   此后,Osiris公司在探索Prochymal用于醫治克隆氏癥、糖尿病和心臟病等其他病癥時,屢屢受……2013年,該公司以100萬美元轉讓給澳大利亞的一家公司,停止了所有單純使用間充質干細胞(MSC)的臨床研發,專注于組織工程產品。     在韓國,2011年7月,韓國政府準許由FCB-Pharmicell公司開發的心臟病醫治藥生物Hearticellgram-AMI投放市場銷售。Hearticellgram-AMI,成為世界上首一個醫治心肌梗死的干細胞藥生物。“但2012年,有專家發文指出,該藥生物的相關臨床試驗結果未通過同行評審期刊發表。2013年11月,該藥生物的第二期、第三期臨床試驗結果發布,顯示失敗。”裴雪濤指出,近年來,國外上市的干細胞產品不但數量少,而且一般只能用于一些罕見病,且未能顯示足夠的醫治效果。      那么,國內的干細胞技術研發是否過關?臨床研究情況如何呢?法國國家技術科學院院士、國家干細胞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韓忠朝指出,需要注意的是,干細胞有很多種。不同的干細胞研發的情況不同,因此不能一概而論。

                   中科院院士吳祖澤介紹說,近年來,國家的支持力度明顯加大,干細胞研究成為許多研究機構和高等院校的熱門領域,無論是在成體干細胞還是在誘導多能干細胞研究方面,均表現不韓忠朝認為,在干細胞技術的研發,我國在某些領域已經處于領先。比如間充質干細胞研究方面我們就已經處于比較領先的位置。但是目前國家審批制度的原因,并沒有相應產品問世。      

                    也就是說,因為干細胞種類太多,所以具體的研發技術如何,還得具體分析。但國內在間充質細胞研發方面處于領先。      

                國內產品審批制度未明\干細胞的臨床應用效果如何?:韓忠朝向《中國科學報》記者介紹,目前從人體骨髓、外周血和臍血中獲得的干細胞已廣泛應用在移植中,骨髓干細胞移植在臨床上醫治惡性血液病和遺傳性疾病已開展幾十年,外周血和臍帶血干細胞移植也有10多年的歷史,實用效果明顯。

                  “干細胞的臨床研究和應用效果與三個因素有關。首先是優質、科學、安全的干細胞來源;其次是科學先進的處理技術、高標準軟硬件、規范化全程質控與溯源性;第三是科學、合理、安全、長遠的個體化應用方案。”裴雪濤這樣表示。     此前在國內,干細胞是被看作繼藥生物醫治、手術醫治無效后的另一種疾病醫治途徑。但由于缺乏系統性的監管體系,干細胞在我國一度處于混亂狀態,很多機構將干細胞的功能過分夸大,甚至過度收取費用。為此,2012年1月,原衛生部下發了《關于開展干細胞臨床研究和應用自查自糾工作的通知》,同年7月,叫停了在醫治和臨床試驗中試用任何未經批準使用的干細胞,并停止接受新的干細胞項目申請。

                   目前我國可以進行臨床應用的只有造血干細胞,干細胞醫治藥生物也均處于申報審核過程中。但在國內,干細胞醫治在臨床上的研究從來沒有停止過,很多國內醫療機構與國外機構合作開展干細胞新技術應用,并試圖向國外的審批機構申請產品轉化。      

                    但近年來,有關專家關于衛生部門放開干細胞產品的臨床應用的呼聲絡繹不絕。比如,解放軍307醫院造血干細胞移植科主任陳虎就曾建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CFDA)在干細胞醫治品種審評審批上應該馬上制定相應的指導原則,可以先參照國外一些已經制定好的原則,比如美國、日本的范本,再與中國臨床實踐的理論基礎進行結合。

                   裴雪濤介紹,在美國,是依據細胞和組織產品風險的高低進行分類管理的,低風險的細胞產品不需要向FDA申請上市前的評估。      

                    在韓國,明確將干細胞藥生物作為生物制品來管理,韓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負責制定、修訂干細胞的相關法規和指南,行使干細胞藥生物的審批權。      

                    在日本,干細胞醫治實行雙軌制管理,即按照藥品和醫療技術進行管理。具體來說,就是既接納把干細胞當成一個藥品類進行申報(嚴格按照藥品申報,包括其臨床前研究),也可以把它當成一個類似于美國的先進醫治技術啟動臨床試驗,當然,二者的臨床前研究都同樣需要規范完備。從創新技術的層面進入臨床,也可以看成是一個先期的預實驗方式,如果安全有效,可以回頭來按照藥品方式和渠道進行申報,兩個途徑都可進入到臨床試驗的雙軌制。“國外一些措施值得中國政府借鑒。”裴雪濤說.

                    需加強協同創新:      

                    無論如何,干細胞產品及產業化,被公認為未來前景光明的行業。根據Visiongain提供的市場調研數據,2011年干細胞療法的市場份額達27億美元,市場主要由骨髓干細胞移植(BMT)構成。同時,干細胞銀行和配套產品的市場份額達26億美元。預計到2016年,市場份額將達88億美元,且2011~2016年的年復合增長率為10.6%。面對巨大的市場,中國的干細胞產業不可能止步.“以干細胞醫治為核心的再生醫學,將成為繼藥生物醫治、手術醫治后的另一種疾病醫治途徑,從而將成為新醫學革命的核心。”——科技部發布的《干細胞國家重大科學研究計劃“十二五”專項規劃》,無疑顯示政府對干細胞醫治有著清醒的認識。

                   今年3月30日,衛計委與CFDA聯合發布《關于征求干細胞臨床研究管理辦法(試行)》,明確了干細胞技術可開展臨床研究。這也給國內干細胞產品的上市帶來了曙光。該《管理辦法》的核心是強調臨床試驗基地認證制和臨床試驗項目報備制。臨床試驗基地是干細胞臨床研究的實施主體和主要責任人。      

                    5月14日,國務院發布《關于取消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的決定》,取消了包括原來由國家衛生計生委負責的造血干細胞移植、基因芯片診斷、免疫細胞醫治等“第三類醫療技術臨床應用準入”非行政許可審批。這對干細胞產品的研究來說,也是一個好消息。那么,未來我國的干細胞產品的研究如何才能取得突破呢?      

                    裴雪濤認為,目前我國干細胞研究、應用與產業化,存在臨床起步早、試驗進展慢;細胞種類多、應用種類少;應用單位多,規范化臨床試驗少;自行應用多,登記注冊少;介入企業多,做大做強企業少;產業部均衡,產業鏈未形成等諸多特點。因此,未來應當加大投入和整合力度,加強協同創新,加快出臺政策規范,加緊形成特色優勢,加速布局產業鏈。      

                    “未來的關鍵是要制定干細胞技術的標準,促進這一產業的發展。政府部門應當多聽取干細胞科研人員、醫療從業者、干細胞研發企業的意見,不能一葉蔽目。干細胞醫治是新生事物,應該在不斷探索中前進,一邊開展一邊完善。”韓忠朝說。

                彩票快三